是谁在外面吵吵闹闹的……灿珞?你……你怎会出现在这儿?”康熙指着女儿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3
  • 来源:魔王在线_魔王在线永久地址_魔王在线地址

  是谁在外面吵吵闹闹的……灿珞?你……你怎会出现在这儿?”康熙指着女儿。

  全天下也只有她才敢这样有恃无恐地任意妄为。

  “皇阿玛,您太不够意思了,灿珞已经来三日了,您都不见我!”

  “你别激动!”真是一刻也不能放松。佟埒翻翻白眼。

  “咦?连佟埒也来了!”

  “难道皇阿玛不知道吗?”

  是没人向他禀告啊!想来是他最近的心情阴晴不定,那些御前侍卫才不敢烦他。

  “你挺着肚子还来这里做什么?”他转而轻斥佟埒,“佟埒,你就这样纵容她?亏朕这么相信你!”

  “皇阿玛,是我逼佟埒带我来的,您不要怪他!”灿珞伸出手,想向以前一样偎进康熙怀中撒娇,佟埒却抢先一步挡住。

  “不行!”佟埒扶她坐下。

  “他是我皇阿玛耶!”灿珞睨着他。

  “唉!女儿嫁了就是别人的了!”康熙叹息。

  “皇阿玛,您不要这样说。”

  “佟埒,你们来这里的用意是?”康熙好奇地问。

  “我们是来找十九阿哥的。皇阿玛,十九阿哥的事情如何了?”她好想知道。

  佟埒暗自握住她的手,示意她别太心急。

  “说起这个我就有气,你们兄妹俩全是生来折腾朕的!”

  “我?!我又犯了什么错?”灿珞一脸莫名。

  佟埒只是低头摸着自己的鼻子。

  “你没错吗?成亲才半年,肚子就有七个月大,这叫没错?”

  “我也不想啊!”她也很可怜呢!现在一点自由都没有。

  “灿珞!”佟埒低声警告。

  “还有你那十九阿哥也不知中了那毒女什么蛊,竟为了她连身分、地位都可以不要!”

  “毒女?皇阿玛,您怎么可以这样说十九阿哥的心上人?”灿珞反驳地纠正道。

  “不然要怎么称呼她?她可是下毒毒死了九名士兵!”

  “下毒?”佟埒一脸惊讶。

  见灿洛仍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,康熙不禁撇撒唇,“佟埒,看来灿珞对朕这样的称呼挺不服气的。你以前曾跟沁木尔接触过,你告诉她,朕有没有说错?”

  “是真的吗?佟埒。”灿用等着他的回答。

  “沁木尔族人非常热情好客,看起来不像是会耍手段的下毒者。”

  佟埒回想起当时沁木尔族长接见他的情景。

  虽然外传沁木尔凶狠无比,实际上却不是这样的。

  “你……”竟扯他的后腿!

  “皇阿玛,你听见了吗?”她就知道!

  “反正她毒死九名士兵是不争的事实!”康熙断然道。

  “是那九名士兵太好色,本来就该死!”灿落义正词严地反驳。

  “你这是和朕铆上了?”康熙怒瞪她一眼。

  “灿洛,你别乱来!”佟埒劝着妻子。

  “没错,皇阿玛!我是特地来帮十九阿哥的。有关盈绮公主的事,魏公公全都告诉我了,一个女人怀孕又流产,是多么可怜的事,您怎么还狠心拆散他们?”

  她要当母亲了,所以,可以感受盈绮公主的痛苦。

猜你喜欢

工作人员没一个敢承认,赶忙将拍摄工具收拾好

工作人员没一个敢承认,赶忙将拍摄工具收拾好,就怕扫到台风尾。班辰智再度为她的迷糊叹息,怎会有人酒水不分?“凡,起来了!”他轻轻地拍着她粉嫩的脸颊,并不以为她可以就此清醒,可是仍

2020-04-19

千万、千万不要啊!她在心里呐喊,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千万、千万不要啊!她在心里呐喊,有种不祥的预感。她尚未从昨日的震撼中清醒。父母明显是班辰智瞒着她请下山的,结果他们丢下“试婚”二字就要她执行。她的自主权呢?她又招谁惹谁了?人生

2020-04-19

会有人偷了东西还敢回来吗?而他又为什么一口咬定是公司的人所为?

会有人偷了东西还敢回来吗?而他又为什么一口咬定是公司的人所为?这么庞大的戒备也只会吓跑歹徒,不是吗?种种的疑惑在她进入电梯前被人一脚绊倒而拉回了注意力,四周有人惊吓和惊呼,却也

2020-04-19

致敬!她很肯定这些人对他是敬畏的,又或者带着恐惧。

致敬!她很肯定这些人对他是敬畏的,又或者带着恐惧。他真的在这里上班?她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,然而想发问时,他已经进了电梯不知去向。「有事吗?班小姐?」一名壮硕的老者挡在她面前,面

2020-04-19

闻言,她瞅着他的酷颜,说不上哪里不对劲

闻言,她瞅着他的酷颜,说不上哪里不对劲,只不过她总觉得他话中有话,似乎有什么事没有说清楚。可是比起让md大家长认识她,恐惧胜过好奇心,更何况她极力的想拒绝他,又何必多此一举?“

2020-04-19